查找

Mary-Linh Tran

助理美食编辑 @厨房故事

这篇文章属于月度特别专题“怀旧十一月”#ThrowbackNovember,关于食物与儿时记忆。在这个月里,我们邀请了团队成员来分享他们的有趣故事,还有对于经典童年食物的怀旧和创新食谱,点击这里获取更多本月内容!

美味的“披萨”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从薄如纸的法式烤饼到深盘厚底酥皮的、黎巴嫩风味披萨,当然还有那声名远扬,铺上一层马苏里拉芝士的那不勒斯披萨,其中的底层逻辑是全世界都爱在发酵好的面团上涂上芝士、油、蔬菜、肉和草药作为配料。

小时候,没有什么比许诺我一份披萨更让我兴奋的了。披萨贯穿了我整个童年时光——无论是生日派对、学校午餐、芭蕾课后,甚至是必胜客一份迷你披萨也唾手可得,只要我在妈妈超市采购时表现良好——我不能说它们是我尝过最美味的披萨,但是它们必然带着童年回忆的香甜。

因此在问及我们厨房故事国际化团队童年最爱的食物时,毫不意外,披萨占据榜首。看来似乎不管我们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也无论披萨以何种形式呈现:切成方形的披萨放在食堂的餐盘或自己DIY午餐便当,披萨都是我们共同的回忆。

Ruby,资深美食编辑

据我所知,在澳大利亚我小时候见到的披萨都来自路边的食品速食店——和可口可乐以及三明治白面包一样,我也不被大人允许吃必胜客。饼皮厚实松软,配料充足:像午餐肉碎一般柔软的火腿、大量洋葱或青椒、以及像是流淌的熔岩一般的奶酪。除了传统的玛格丽特披萨和卡布里秋披萨,菜单上往往还有不少澳大利亚特色披萨,如铺满鸡蛋和培根的肉食者披萨;我之后立刻结束了我短暂的青少年素食者生涯。 当然了,在附近郊区的“纯正”那不勒斯披萨对于一个16岁的早熟少女来说,是文化上的里程碑。它并非真正意式的香脆迷迭香土豆切片披萨,但我永远不会拒绝一块老式澳大利亚披萨——普鲁斯特有他记忆里的玛德琳饼干,而我有这份老式披萨的回忆。

Xueci,美食编辑

在我12或13岁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必胜客,因为它在我上学的城市开了一家连锁店。那时的必胜客风光无限:它的装潢比一般的快餐店更精美,有时我们需要排队一小时才能入座。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厚底夏威夷披萨以及自助沙拉碗——你可以随自己心意装上你想吃的食材,但只有一次机会,因此人们往往得足劲地装出一碗小山似的沙拉。不必多说,几年后,必胜客就取消了这一沙拉自助。

Prerana,编辑助理

我童年最爱的披萨的回忆来自吐司披萨(roti pizza)。连锁快餐和加工奶酪在90年代后期才进入印度,因此自然我吃到的的第一口披萨来自必胜客,我也一尝就爱上了。和别的孩子一样,我也不爱吃绿色的或者长芽的食物,我每天向妈妈央求着吃披萨,那个时候她的朋友向她推荐了吐司披萨。把一款全麦吐司在平底锅内烤香,抹上超市里买的披萨酱、当日什锦蔬菜(由洋葱、番茄和香料炒制)以及大量的奶酪。这款披萨只需要5分钟就能上桌,在1分钟内就会被我一扫而光。现在住在欧洲,我接触到更多美味纯正的披萨,但若问我是否还想吃涂有印度菠菜炖奶酪的披萨?我想说,每一刻都想念。

Johanna,实验厨房主理人&主厨

我们过去常常做超大的铁盘披萨作为生日派对的食物。每个孩子都会给一块正方形的面皮,我们可以放上任何我们喜欢的配料来装饰,然后在烘培纸上写下我们的名字,黏在牙签上,戳进我们的披萨里,这样就能在烤熟后认清。我曾经,甚至现在,也只吃披萨中间的部分。

想来块披萨?这里有一些食谱灵感

意大利熏火腿与菊苣小面包干

意大利熏火腿与菊苣小面包干

→ 查看食谱

早餐披萨佐蘑菇、菠菜和鸡蛋

早餐披萨佐蘑菇、菠菜和鸡蛋

→ 查看食谱

意式香肠土豆佛卡夏

意式香肠土豆佛卡夏

→ 查看食谱

意式西葫芦扁面包佐迷迭香

意式西葫芦扁面包佐迷迭香

→ 查看食谱

平底锅洋葱披萨

平底锅洋葱披萨

→ 查看食谱

反转素食千层酥皮披萨

反转素食千层酥皮披萨

→ 查看食谱

Ruby教你做祖母披萨

Ruby教你做祖母披萨

→ 查看食谱

厚底意式辣香肠披萨

厚底意式辣香肠披萨

→ 查看食谱

你还记得童年吃过的披萨吗?在评论下方告诉我们或在app中上传你的披萨食谱,与我们分享吧!

更多美味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