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Mary-Linh Tran

助理美食编辑 @厨房故事

这篇文章属于月度特别专题“怀旧十一月”#ThrowbackNovember,关于食物与儿时记忆。在这个月里,我们邀请了团队成员来分享他们的有趣故事,还有对于经典童年食物的怀旧和创新食谱,点击这里获取更多本月内容!

成长于90年代的我,童年充斥着珠光唇彩、硬糖戒指和带闪粉的蝴蝶发夹。千禧年前的十年,是一个奇特品味与另类风尚杂糅的时代,让我们感受到了现代感与未来的气息,其中也包括大量儿童套餐,这极大程度影响了我的审美。那时候没有什么比霓虹色的谷物早餐、DIY午餐便当、恐龙状的鸡块、速食泡面和迷你烤箱中可疑的曲奇饼能更让我兴奋尖叫得了,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我真的以为曲奇饼干是在从那迷你烤箱出炉的。

把我们儿时喜爱的美食和现在我们的喜好做比较,看起来似乎有些无聊。孩子挑食早已公认,而像我一般移民一代的孩子会尤其抵触父母给我们做吃的食物。一方面,那些食物永远不是在学校食堂、儿童中心或你朋友家会见到的。小时候,只要看到从厨房端出一个冒着热气的陶土炖锅,我就会像女妖一般,逃出中餐馆。我和我兄弟姐妹都是挑剔的食客,因此只要我父母找到一个方法能把他们喜欢吃的食物做成我们喜爱的,他们就会如获至宝,重复制作——即使以稀释配方为代价。在实际情况下就是,特意为我们准备不同的米粉和春卷,因为我们不喜欢香菜的柑橘香气和干虾仁奇怪的口感。

我会说我的父母是糟糕的家厨吗?当然了,但这是因为他们辛苦地捞出所有能使越南菜美味的食材来满足一群挑剔的食客——我愿意把这份辛劳称作是毫无保留的爱。也多亏了他们,我现在知道了越南菜绝不能挑出任何食材。番茄蟹膏汤粉(Bún riêu)要是没有虾酱就只是一碗番茄汤罢了。没有腌萝卜的越南法棍(Bánh mì),不如忘了吧。没有猪皮丝的越南碎米饭(cơm tấm)也不会让我吃上一口。除了最后一道菜,我现在能和父母一同烹饪和享用各种独特风味的越南美食,而这些家庭活动在我移居德国后鲜少发生了。

父母的厨房是我们与食物打交道的第一个地方,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它代表着日复一日的关心与爱护,即使我们有时会因为某些食材难闻的味道或蘑菇的黏腻而大喊大叫,不停抱怨。在本周的视频中,我们团队成员会和大家分享儿时他们父母的计策,来使他们吃更多绿叶菜和一些他们往往吃完就后悔的食物。

#ThrowbackNovember: 第三周

  • 05:27 分钟
  • 65.8K 次观看

你的父母如何说服你吃下那些你儿时讨厌的食物?在评论下方告诉我们——我们期待读到你有趣的故事!

更多美味创意